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小小书库 -> 科幻小说 -> 迷欲侠女

正文 全集结束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.

    &l;哎&;好" >&;唔&;姐夫&;嗯&;你好&;好大&;好硬&;嗯&;顶的&;顶的小玉儿好舒服&;呃&;别&;别那样&;哎&;姐姐&;你&;不要&;不要舔那里&;啊&;别&;别这样&;痒&;痒到小玉儿心坎里了&;&r;

    本来朱朋的缓缓动作," >" >与桃花源甜蜜的结合,已将陆寒玉" >荡的本" >挑了起来,陆寒幽的口舌挑逗,威力更是渐渐涌现,尤其想到自己才刚被男人开了的桃源,就被姐姐这般甜蜜火辣的吸吮舔舐起来,心里和身体同时遭到极强烈的挑逗,陆寒玉那里还受得住她被玩的娇躯直颤,酥麻间甚至又有泄身的冲动,茫然的美目却见眼前又是难以选择的" >态。

    本来头脸趴伏在陆寒幽身下,姐姐的桃源全然暴露眼前,粉嫩间透着情欲的酡红,说不出的诱人,让陆寒玉看的眼都直了,现在陆寒幽口舌激动间,身体里的欲望也渐渐昂首盘旋起来,微颤的桃源泉水汨汨而流,让陆寒玉真想吐舌去吸上一番;但偏偏就在此时,苟酉也坐到了眼前来,已然软下的" >" >湿淋淋的,水光间还带几丝腥红,远不若陆寒幽桃源那般甜美香氛,可" >欲的诱人气味却是愈加强烈,光只想到那上头的湿润,就是从自己身子里汲出来的,就让陆寒玉脑中一片茫然,美目飘摇之间,也不知该帮姐姐舔,还是该为帮自己开苞了的姐夫服务。

    只是陆寒玉能够思考的时间,却也不多了,身后的快感愈来愈强烈,雪臀与朱朋的肚腹不住碰撞,啪啪的声音直透脑海,带来的刺激愈来愈火辣,迷茫之间陆寒玉俯下了脸,口舌轻吐之间,舐的陆寒幽不由自主呻吟起来,在朱朋的" >" >和妹妹的桃源来回扫动吮舐的舌头也不甘示弱的滑动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陆寒玉也不会就这么放任苟酉的" >" >不管,她一边用香舌抽" >着姐姐的桃花源,舐的水声潺潺、诱人心跳,一边勉力小手轻扶,勾着苟酉的" >" >贴上了她柔嫩的香腮,将那湿润腥红全染上了脸,口中有气无力地轻吟着,&l;嗯&;哎&;姐姐&;你&;你的舌头&;哎&;也好厉害&;舔的&;舔的小玉儿骨头都要化了&;嗯&;这么配合&;哎&;教玉儿&;怎么承受嗯&;苟苟&;苟苟姐夫&;对&;对不起&;小玉儿先帮&;先帮姐姐舔&;嗯&;再&;再帮姐夫吸&;吸干净&;哎&;猪头姐夫&;你&;你好会" >&;再这样下去&;啊&;不要&;这样子&;嗯&;小玉儿&;又要&;又要丢了啦&;&r;

    泄身的美妙冲击直透心窝,陆寒玉只觉这样的体位,让她泄的愈发舒畅,尤其" >" >泄出时,不只被朱朋汲取着,连身下的陆寒幽也分了一杯羹,心上的影响令她泄的更加快乐,迷惘畅美之中,小香舌竟不由舍了姐姐那甜美的桃花源,本能地将苟酉的" >" >衔入口中,一边舔舐一边轻声哼叫起来。

    本已泄的美妙欢快,加上自己口舌间衔着苟酉的" >" >,香唾浸润、口舌吞咽间,甜蜜之间微带腥咸,尽是自己才刚泄出来的味道,泄的浑身无力的胴体也不知从那儿涌出的力气,竟又甜甜蜜蜜地扭摇迎合起来,快美之间的陆寒玉只觉心中的念头都泄了出去,只剩下一个个" >荡的想法在心中成形,她想要继续做下去,想要帮苟酉吹到硬起来,在朱朋" >在自己体内之后,让苟酉再蹂躏自己的销魂桃源,还要被他们前后贯穿,两" >" >" >只隔着一层皮,同时占有着桃源和菊" >,既想要这样又想要那样,茫然之间她已浑忘了羞耻矜持,一心只想快快乐乐地过着这漫漫长夜&;

    &l;哇哇&r;屋内哭声响起,此起彼落之间哭的好生热闹、好生有力,吁出了一口气的朱朋只觉双足酸软,显然他方才来来回回地走了太多趟,即便这段日子日夜行云布雨,又在几位姑娘指导下练了点功夫,腿脚之间修练的结实无比,久走之下仍是难以承当,不由屈下上身,双手按膝喘了几口气。

    &l;总算是&;&r;听着里头的哭声,还有接生婆老练的安抚话语,加上些许动静,苟酉听出来陆寒冰和陆寒香该都没有什么大碍,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,他转过头,伸手在朱朋肩上拍了拍,嘴上笑了笑,&l;哭的愈大声表示孩子愈健康,听里头的哭声,两个小家伙身子骨该当都好&;&r;

    &l;那样就好了&;&r;见陆寒幽和陆寒玉钻了出来,忙的两张脸蛋儿红扑扑的,额角汗水淋淋,却是笑意盈盈,朱朋忙不迭地赶了上去,一边帮二女拿过了东西,一边问着,&l;里头&;都还好吧方才叫成那样&;我跟阿狗听到可吓死了&;&r;

    &l;没有关系,母女均安&;都是小姑娘呢&;&r;吁出了一口气,陆寒幽伸手抹了抹汗,姐妹情深的二女死缠活缠着在里头帮忙,看着姐姐们把孩子生下来,那过程可真是看了一身冷汗,好不容易等到孩子落地,紧张的心才松了下来,却一直等到走到外头来才觉得身上发寒,&l;看的我也吓到了&;紧张了好半天呢&r;

    &l;不用担心、不用担心,两个小姑娘都活蹦乱跳的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&r;抱着两个小婴孩走了出来,两个接生婆脸上神情颇带些放松,总算又完成一件事情的松弛满布脸上,甚至连看向朱朋苟酉二人的眼光都不带一开始时的疑惑。&l;恭喜老爷了&;两个小姑娘模样生的好,以后一定跟娘一样漂亮&;&r;

    听着两个老婆子絮絮叼叼地说了坐月子的事项,好不容易才把事说完,送着两个接生婆走了出去,朱朋和苟酉一抹汗,方才不只是陆寒冰和陆寒香在里头生孩子生的辛苦,两人在外头听着也自担心,现在总算孩子生下来了,心里总算踏实了些。

    虽说两个接生婆一进门时那表情看了就让人生气,不过朱朋和苟酉久经市井,早知道两人生的面丑,陆家几位侠女又都是美人胚子,两边容颜怎么也连不在一起,接生婆那种&;鲜花" >在牛粪上&;的表情,并不令人意外;何况孩子都生了,长的那般漂亮秀气,再怎么样也不该为此生气,两人不只脸上笑眯眯的,连红包也包的特别大一个。

    只是真正的问题,在回到房里时才发生。两人才刚进门,就见到陆寒玉紧紧张张地在房门口走过来走过去,里头竟似有些争执声音,幸好陆寒冰和陆寒香产后体弱,也没什么体力好生气,陆寒幽在里头好生安抚着,倒还不出问题。

    &l;哎&;姐夫,你们可回来了&;急死玉儿了&;&r;

    &l;怎么了&r;

    &l;这&;这个&;&r;欲言又止了半晌,听着里头争执声渐渐小了,显然姐姐们体力大耗下,终于吵不起来了,陆寒玉这才拉着两人走到了特意布置的小床边,看着正沉沉熟睡的小女婴。

    纤手微微一颤,陆寒玉忍了忍,终究没忍住,纤指轻轻拨开了小女婴闭住的眼睑,微微透着绿色的眸子看的两人心都颤了颤,幸好陆寒玉手动的快,否则刚出世的婴孩被这么一搞,那里有不大哭特哭之理

    &l;这&;这眸子&;&r;

    &l;嗯&;&r;点了点头,陆寒玉轻轻叹了口气,放轻了声音,&l;本以为那老魔&;是跟毒物搞的久了,才有这种眸子&;不过现在看来,想必那老魔该是外域之人,才有如此眸光&;&r;

    &l;玉儿放心&;&r;伸手搂住了陆寒玉,苟酉轻轻吐了口气,心中那感觉也不知该如何形容,又有些紧张失望,又有些放松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总算知道里头为什么吵起来了," >日邪君本就是陆家姐妹的大仇家,没想到他死便死了,竟还在陆寒冰和陆寒香身子里留了种两女好不容易将孩子生了下来,却发现竟是仇人后代,偏偏又是自己生下的骨" >,每当看到时心中也不知是仇是苦,也难怪她们受不了。

    &l;无论如何&;她们都是冰姐姐和香姐姐的骨" >&;苟苟和胖子都会视如己出,好好看着&;可姐姐那边&;只怕还得你们好生安抚&;&r;一边看着婴孩纯净的脸蛋儿,苟酉一边低下了头,在陆寒玉耳边吻了一记,&l;不过好生想想,把两个小姑娘养好养大&;养成一代侠女&;专对付那老魔一般的凶人,让那老魔在天之灵,看了只能呕气,不也是好事一椿&r;

    &l;嗯&;应该&;应该吧&;&r;听苟酉说的有趣,陆寒玉差点破涕为笑。虽说对仇人恨意深重,但她还只是个小姑娘,仇人授首之后恨意便消了大半,自不会将火气发到任事不知的婴孩身上,可大姐二姐却不一定了,她点了点头,伸手在苟酉作怪的手上捏了一把,&l;可惜&;可惜姐姐还得坐月子&;刚生产的身子至少得将养一两个月&;不然给你们你来我去的弄上一晚,保证就什么心思都消了&;要劝也好劝&;&r;

    &l;坏&;坏蛋&;&r;虽说陆寒玉声音不大,但此刻已然入夜,山间万籁俱寂,她又不像苟酉刻意放轻了声音,话声早透到了房里头,听到此语的陆寒香啐了一口,声音颇带虚弱,&l;坏玉儿&;乘机取笑姐姐&;还不带姐夫们进来&r;

    小心翼翼地走进房去,产房中仍有股浓浓的味儿挥之不去,躺卧床上的陆寒香脸色苍白,整个人透着一股虚弱劲儿,看着两人进来只无力地笑了笑;反倒是另一边的陆寒冰,虽说与妹子一般的面无血色,神情却带一丝激动,吓的坐在床边的陆寒幽按着她的手,深怕姐姐一气之下真是跳下床来,去外面伤了两个小婴儿。

    &l;不用担心,姐姐不会冲动,&r;嘴上说不会冲动,甚至还闭上眼睛,一副打算好好休息的样儿,可看陆寒冰颊上微微拧动,不只陆寒幽,连朱朋苟酉两人也看得出,她唇内必是咬牙切齿,偏生事关重大,想安抚都安抚不出口,只能听她刻意放缓的声音,&l;也不会对孩子怎么样的&;&r;

    &l;那&;那样就好&;&r;听得出陆寒冰心中激荡,可一时间却不知该怎么安慰,将仇人的孩子生下来,对陆寒冰而言是极重大的打击,就算是朱朋苟酉在床笫间已把这冰霜仙子彻底征服,可到了床外,她一旦生起气来,两人也只能退避三舍,见她如此模样,自是更不好说什么&;孩子是无辜的&;之类言语,毕竟有仇人的是她、生出孩子的也是她,旁人的什么话,对她而言都是风凉言语,说出来不啻火上加油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撑着也不行,朱朋和苟酉都知道,情绪这种事不发则已,一旦发作起来若不能彻底排出体外,在心里压抑愈久,愈是难过,反不如彻底发作之后可以云过风轻,苟酉微微咬牙,坐到了床沿,按住了陆寒冰微冷的玉手,轻轻地抚摩着,&l;冰姐姐&;其实苟苟在想&;&r;

    &l;如果我们好好的养两个小姑娘,让她们好好长大&;养成一代侠女,将来在江湖上行走,专门对付像那老魔头般的" >魔恶人,一辈子惩恶扬善,做个真正侠女,&r;见陆寒冰虽不理自己,纤手微挣之下却没从自己手中抽走,苟酉声音愈轻愈柔,注意力丝毫不敢弱了,&l;到时候那老魔头还在十八层地狱里受苦,知道后代如此作为,想必气的在地里也要坐起来再死一次&;&r;

    &l;别说了&;求求你&;&r;苟酉虽是说的有趣,旁边的朱朋早不由微笑起来,连陆寒幽与陆寒玉都忍俊不住,本来以陆寒香的大方" >子也该笑的,只是十月怀胎、生产婴孩之苦,不是亲身承受之人绝难想像,加上两女都是被" >日邪君那魔头破身,心中的压力着实小不了,跟朱朋苟酉两人的纵情,一半是因为迷乱情欲,一半也是为了发泄心中之苦;现在最糟糕的结果终成现实,陆寒冰心中苦闷难当,纵是想笑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压力虽重,但纵情之间,心中的苦也多有发泄,陆寒冰其实早有思想准备,只是情绪不同于理智,绝非先有准备可以压制激动,她虽是极力告诉自己,依着早先的想法去做便可,但芳心哀闷之间,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听两人在耳边说了多久的话,努力开解到唇敝舌焦,搞到两姐妹心情尽抒,甚至还记得对早死了快一年的" >日邪君大骂特骂,怒火发抒之后渐渐消褪,陆寒香都忍不住在两人的开解下笑了出来,陆寒冰却还是一副冷淡漠然样儿,简直像恢复到上山之前的冰霜仙子一般,好不容易两人都说不下去,连带着陆寒幽和陆寒玉都出去了,房中只剩下两个刚生产的女子软躺床上,一点都不想有大动作。

    &l;姐姐&;&r;

    &l;不用担心&;姐姐知道的&;&r;吁出了一口长气,陆寒冰转过头来,看着妹妹的脸,嘴角微微牵出了一丝笑意,&l;他们说的都对&;都对呀&;&r;

    &l;喔&;&r;听得出陆寒冰声音之中还有一丝深沉的怨意,陆寒香微微叹了口气,她" >子宽和大方,虽说对" >日邪君也是恨入骨髓,可对陆寒香而言," >日邪君既死,此恨便已解决,至于那孩子&;虽有一半是" >日邪君的种,但也是己身所出,十月辛苦下来,对孩子血脉相连的疼惜,早已超过了一切,怎么也恨不了她们。

    只是陆寒香也知道姐姐与自己不同,自己不过是因着家仇而对" >日邪君憎恨,却不像姐姐那般压力深重,除了复仇外还得顾着三个小妹子,姐代母责努力保护妹妹们,这身上心理的种种压力,完全转成了对" >日邪君的恨火,当日姐姐没有对" >日邪君的尸首挫骨扬灰,已经是大出她的意料之外,现在看陆寒冰这样恨意绵绵,甚至要恨到小婴儿身上,她虽然不喜欢这样,却也深深体会姐姐的心情,是以什么话都劝不出来。

    看陆寒香那样表情,陆寒冰苦闷地一笑,她做姐姐的那里不知道妹子在想什么便不说姐妹情深,她们可都是在男人的床上一起沉迷云雨美事,什么" >态浪姿都彼此分享的亲蜜姐妹,那种亲蜜可不是常人可以想像,陆寒冰不由放缓了声音,纤手轻探,牵住了妹妹的手,&l;放心&;姐姐知道的&;不会对小孩子有什么坏事&;你放心好了&;&r;

    见陆寒香脸上表情,知道她还放心不下,陆寒冰淡淡一笑,牵着妹妹的手轻轻一握,&l;记不记得那一晚上&;我们一起在床上&;在床上被他们搞的时候&;也是这样牵手的&;&r;

    &l;是啊&;手牵着手&;一起高潮泄身&;&r;想到那日的种种,陆寒香脸儿一红,身子里竟似有点感觉,只是产后女体最是虚弱,便有感觉,她也不敢有什么渴求,好歹也得再等一两个月,才好被他们采摘,&l;手牵着手被他们一起采的花心都开了&;泄的&;好舒服呢&r;

    &l;嗯&;其实&;姐姐也等着&;再等个把月就好&;&r;安抚了妹子的情绪,陆寒冰心情也松弛了些,放缓了声音,&l;其实&;姐姐早就想过了&;若是&;若是那人的孽种&;该怎么办&;&r;

    &l;姐姐&;&r;心中一惊,陆寒香差点连声音都高了起来,只是声音一大,便觉腹中微疼,她不得不又放轻了声音,美目圆圆地瞪大了,&l;千万&;千万别&;&r;

    &l;放心&;&r;陆寒冰微微一笑,心中那念头虽是诡邪,但不知怎么着,想起来却有种异样的甜味,难不成是自己纵情迷乱情欲之后,这心也变的邪恶了吗只是那后果&;身受的自己怎么也不认为是件坏事,或许这就是被男人彻底征服过的女子心中必有的转变吧&l;我们在床上&;跟他们一起好的时候&;很是&;很是舒服吧虽说&;我们都" >荡起来了&;&r;

    &l;是&;是啊&;" >荡的&;很是舒服呢&;&r;

    &l;幸好&;两个都是女娃子&;&r;陆寒冰笑了笑,脸上的表情也不知是温柔还是邪恶,看的陆寒香芳心微颤,却是一股异样的味道涌了起来,只能乖乖听着姐姐说着心中的想法,&l;现在还小&;等过个十来年&;她们长大之后&;就让她们跟我们一样&;一样在床上发浪&;让那两个坏蛋不只同玩姐妹花&;还可以加个母女花&;&r;

    &l;这&;可是&;&r;听陆寒冰这么说,简直是要把自己的女儿推落火坑,只是陆寒香却反驳不了,不是因为姐姐积威深刻、难以反抗,而是她自己也尝到了其中美味,甚至是亲如姐姐眼前便与男人翻云覆雨的羞喜滋味,令这身子愈发地难以抗拒,更不可能把女儿拉出来;尤其是先前才和姐姐一起把妹妹们拉进这" >欲深渊,有过一次经验后,再拉女子进这" >媚仙境,心中的抗拒便没那么强烈了,&l;可是&;还得等十来年呢&;便是小妹&;也到了十七才破的瓜&;&r;

    &l;所以说了&;要从小就开始培养&;&r;想到母女姐妹同时在他们胯下婉转逢迎、娇羞喜悦的" >浪媚态,陆寒冰不由芳心酥痒。反正那" >日邪君出名邪" >恶毒,生个女儿让" >贼玩弄,就算不是女子份内之事,也算是帮这老贼还点世间债务,有" >日邪君的" >" >和自己姐妹的" >浪本质,等到小姑娘长成了,被两人破身之时,也不知会是怎样" >媚诱人的反应,这样的复仇法子,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想出来的,&l;我们的责任&;可重着呢&;&r;

    &l;是&;是啊&;&r;想到那不知该如何形容的将来,陆寒香只觉身子慢慢发热,她轻轻握住姐姐的手,两女眼神吸到了一处,再也分离不开。-完-

    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