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小小书库 -> 科幻小说 -> gansi老板

正文 第十三回 全集完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.

    方霖凡抓住胡天广的手臂,一点儿不反抗的大张开双腿,即使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羞耻的尿,他也不会反抗胡天广,只要胡天广高兴,喜欢他一点点,他都会敞开身子的取悦胡天广。◆傻◆逼◆小◆说,WwW.shaBixiaoshuo.com”

    对着镜子,不知羞耻的小反而非常有感觉,浪的吞吐紫红的,器翘高,铃口微微张开,几丝顺着铃口淌下。

    老板,我爱你。

    理智的弦无情的绷断,方霖凡瞪大眼睛,全身剧烈的抽搐,啊

    透明的淡黄色体先是流出一些,胡天广猛几下,淡黄色体喷出器的铃口,高潮的方霖凡更激烈的抽搐,淡黄色的体激情的出铃口,痉挛的肠道压迫头,头兴奋的颤抖,狠狠的捅着小,片刻就被蠕动的十分厉害的肠逼得。

    爆发的烫着肠壁,方霖凡不完的尿滴滴答答的落着,男人抱起他的屁股,他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小喷挤出的画面,不应该觉得羞耻的画面反而令身子的感觉达到最完美的颠峰。

    老板,你这里真漂亮,没有人比你还漂亮。胡天广迷恋的赞叹,大滴大滴落泪的方霖凡通过镜子看着他温柔的吻自己的脸,迷恋的表情不掺杂一丝虚假。

    真想时间在这一刻停止,不夺走这个男人对他的迷恋。

    抱我。方霖凡闭上眼睛,下一刻,抱着他大腿的手落到腰上,胡天广从后面紧紧的拥抱住他,好象要把他揉进他膛里一般的紧,扭过那张哭泣的脸,吻去咸涩的泪水,吻上柔软的嘴唇,侵占他。

    肚子里满满都是男人的,产生发涨的感觉,方霖凡双眼彻底失神,无力的喘息,沙哑的呻吟,早被男人干得浑身虚软汗水直流,身子轻轻一碰就敏感的颤抖,随便一下,就有淡黄色的体渗出铃口,但男人还是不肯放过他,大腿往两边按住,仍然在湿漉漉的温暖小里快速的冲刺。

    好爽老板,你的小洞越干越紧,快美死我了被小小的洞咬紧简直是极乐的享受,男人爽得猛力撞击早已通红的屁股,我又快了

    不要不要了肚子好涨好涨啊啊方霖凡破碎的说着,一双大手立即放在他的肚子上,按摩饱涨的肚皮,胡天广笑得得意,冲刺的越来越快,得更深,将自己的捅进肠道深处。

    敏感的黏膜一阵酥麻,明显能感觉到摩擦肠壁时的四处流窜,肚子越发的涨了。

    唔小洞好麻方霖凡按住放在肚子上的大手,哀求的绵软语气听在胡天广耳里成为另一种诱惑,反手抓住方霖凡的手。

    十指交扣,紧紧缠在一起,胡天广低下身,盯着方霖凡的眼睛,要求道:说你爱我,你一辈子只做我的人。

    我爱你,我一辈子只做你的人凶猛的攻击小,阵阵快感使空白的脑海做不出一丝思考,方霖凡仅靠着本能重复,嘴角流出透明的津。

    再说湖天广是你唯一的男人,你的屁股只能让胡天广干。胡天广狠狠掐一下方霖凡的屁股,不准他陷进不知是地狱还是天堂的快乐中。

    听到胡天广这个名字,方霖凡兴奋的抓紧他的五指,胡天广是我唯一的男人,我的屁股只能让胡天广干呀啊帮奖赏的整抽出,扑哧一声,猛地捅进敏感至极的小,飞溅,荡的身子立即拱起,阿广阿广我爱你再我啊小洞只让你

    老板,我也爱你,我要把爱满你的肚子,要你永远记住只有我才能干你一说完,胡天广疯狂的抽,快的坚硬无比,次次准确无误的捣上敏感点,可怕的快感吞噬方霖凡,崩溃的哭泣,指甲抓上胡天广的手臂,道道抓痕殷红的挂在胡天广古铜色的手臂上,

    老板,我给你了胡天广腹部绷紧,深入肠道的头舒爽的画圈搅弄肠,喔太爽了,真不想但为了喂饱你又骚又浪的小洞,我还是比较好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方霖凡只觉一股冲击将他推上更高处,那已不是单纯的满足欲的快乐,掺着被心爱的人的愉悦。

    胡天广缓慢的拔出,小一抽一抽的收缩,大股大股的顺着无法合拢的小淌上床单。

    胡天广低下头,慢慢的吻上方霖凡半张的嘴唇。

    恩

    方霖凡吐出一声细微的呻吟,勾着舌尖缠住伸进嘴里的舌头。

    拿下他脸上的眼镜,潮红的俊秀脸孔透出浓浓的情色气息,眼角一片淡红,细长的双眼还闪着泪光,令胡天广心生怜爱,轻柔的吻着他,手却猥琐的抚他的股间,揉搓疲软的器,手指玩弄小。

    疲倦的方霖凡在胡天广的亲吻和爱抚中渐渐沉睡,不知胡天广何时抱他洗澡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方霖凡是趴在胡天广的膛上睁开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胡天广的眼睛。

    老板,醒了,你上班时间早就过去两小时,马上快中午,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。胡天广笑眯眯的说,大掌在方霖凡的翘屁股上移动。

    方霖凡一言不发,拉开被子直接下床,忍着屁股火辣辣的疼痛一脸冷漠的擦干净眼镜戴好,然后寻找自己的衣服,西装还能穿,西装裤不能穿,内裤也不能穿,他拿起胡天广的牛仔裤往腿上套。

    过大的裤腰怎么也拉不紧,松垮的挂在腰上,股缝若隐若现,胡天广看着他抽出西装裤皮带勒紧牛仔裤,又看他找不到袜子,光着脚穿皮鞋。

    老板,你用完我这个人形按摩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吗胡天广冷笑的问。

    方霖凡转过脸,镜片下的眼睛恢复平时的冷静和理智,如果不是皱巴巴的西服,和不瘩调的牛仔裤,他的表情谁也看不出他几乎被一个男人蹂躏了一夜。

    这只不过是你情我愿解决生理需要的一夜情,你想要钱的话,我现在就开张支票给你。方霖凡抬高脸,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空白支票和钢笔。

    妈的胡天广暴跳而起,一把揪住西装领子,怒道:老子是爱你才干你,不然怎么会要你叫我老公

    方霖凡耳朵嗡嗡直响,还没消化胡天广说得话,胡天广拉着他坐床上,将他压在大腿上,拉下裤子,对着屁股就是啪啪的掌掴,打得雪白的屁股泛红,方霖凡,老子再说一遍,老子爱你,你必须给老子当老婆,你不肯老子就把你干到点头,不然你别想走出这扇门。

    方霖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你不是一时兴起吗

    你看我样子像一时兴起吗胡天广揉了揉被自己打红的屁股,轻轻按摩使用过度的红肿小,低声的说:做我老婆吧,我会对你一辈子好的。

    这对方霖凡而言是致命的诱惑,他拒绝不了,摇头想拒绝,忽然,胡天广的嘴唇覆盖小,舌头温柔的舔着褶皱,甚至拉开口舔着里面,减轻方霖凡的疼痛,趁方霖凡被快感撷住心神的工夫,拽下他的领带,轻松的绑住他的两只手。

    抱着方霖凡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胡天广极尽所能的爱抚他全身的敏感点。

    手被绑在身后的方霖凡既不能抱住他,也不能安稳的坐在他的大腿,胡天广又故意不抱住他,他只能靠在他的膛上喘息,忍受糙的大掌摩擦肌肤每一寸的快感。

    恩啊

    做不做我老婆胡天广问。

    方霖凡抬起眼,屁股摩擦他的胯部,神色犹豫,最终吻上胡天广刺刺的下巴,声音小得可怜的说:阿广你如果想玩玩就不要对我说出你爱我,我可以保持和你的关系,因为我爱你,是真得爱你,不要再让我的心也越陷越深,我会疯掉的。

    胡天广捧住他的脸,深深的吻着他的嘴唇,解开他的手,笨蛋,没什么好害怕的。

    手一获得自由,方霖凡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语带颤音的说:我还是害怕,你是我发现自己的向以后唯一真正爱上的人,阿广,你如果不爱我就直接告诉我,我会放你走,让你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方霖凡这句话说得人心疼极了,胡天广重重哼了一声,放我走你再找别的男人干你的屁股,把我干过的洞给别的男人,把我舔过的老二给别的男人舔,把我过的身子给别的男人,把我看过的崩溃表情给别的男人看,然后掰开屁股哭着求别的男人干死你,老子才会被你逼疯呢死英男,老子才是你男人

    方霖凡嘴角勾勒出笑容的弧度,微微上翘的嘴角煞是好看,脸颊诱惑的摩擦他的下巴,伸手拉开自己的衣服恩,阿广你才是我的男人,不要让别的男人有机会看到这个身体荡的一面,请你好好的爱它。

    淤痕点点的膛,依然肿大的粒,穿着牛仔裤却没穿内裤的屁股,方霖凡浑身上下都是男人激情疼爱的痕迹,显眼的映在白皙的肌肤,引诱男人的独占欲,以及兽欲。

    阿广,我饿了,你什么时候喂我

    胡天广看看他的嘴,又看看他下面,非常非常想先喂饱他下面那张总是喂不饱的小嘴,可是快到中午,两人连早饭都没吃,现在又做的话,方霖凡非晕不可。

    你到底是上面饿还是下面饿

    都饿。器顶了顶胡天广的腹部,可想儿知先喂哪里。

    只能做一次,知道吗胡天广警告道。

    恩。方霖凡主动吻上他,膛的粒摩擦胡天广结实的肌,大胆的抚摩他宽阔的后背,像只感的猫,慵懒的眯着眼睛,在男人的心头上搔上一抓,令男人兽欲大发抱着他的屁股狂猛干。

    环住胡天广的后背,方霖凡面露微笑,磨蹭胡天广的颈窝,胡天广被他惹得越发难耐,吻着他光滑的额头。

    这个鲁又温柔的男人终于真正属于他。

    完

    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